所以我觉得这其实是一部带着中国特色的影片(苦笑)

  《立春》的美,已经不是青春了,好像是王彩玲自己理解的艺术的美,而她的这种理解并不是什么艺术本身,也许她也真的没有很高的艺术水平(有天赋但是环境导致没有好资源去培养)我好喜欢她的两句台词:

  每天的生活中,都有一部分人在信誓旦旦地说我要功成名就,我要实现我的理想;又有一部分人低下骄傲的头颅,向命运屈服,过...

  每年的春天一来, 实际上也不意味着什么, 但我总觉得要有什么事发生, ...

  姐姐的故事总是让我想到很久以前看的电影《少女哪吒》里的王晓冰,一样的清高执着,一样的青春美丽,一样的悲剧结尾。不过王晓冰是青春的毁灭,姐姐高卫红倒还仍然在现实中保持理想的乐观,尽管这种乐观总是那么悲伤。

  《立春》是一部悲剧,电影里的每一个人身上都带着浓重的悲情色彩。在《孔雀》中,顾长卫就极其克制的描绘一个少女心中的“...

  她遇到的男人中: 周瑜欣赏她,追求她,也知道朗诵普希金,但王彩玲说“我宁愿吃仙桃一口,也不要烂梨一筐”,王彩玲是如此的骄傲,因为周瑜说“反正咋俩条件都不咋滴,不如一起过吧”,王彩玲那愤怒惊讶的眼神像在说“我和你不一样,我才看不上你!”

  跳芭蕾的舞蹈老师胡金泉。他和王彩玲一样,不被欣赏,是人们眼中的“怪物”,但王彩玲是乐观自信,勇敢追求梦想的,而他一直重复说“我知道,我是这里人们喉咙的一根鱼刺”,他是一个同性恋者(影片可能为了审查没有出现这个词但显而易见)王彩玲把他当作和自己一样的艺术工作者,而胡金泉却为了早日摆脱在自己身上异样的眼光提出和王彩玲“假结婚”,王彩玲拒绝了,她说“你和世俗世界水火不容,而我只是不甘平庸,我和你不一样,也没你那个境界。”最后,胡金泉选择了故意猥亵他的舞蹈学生进监狱证明自己是男人,也为人们除去了“喉咙里的刺”。王彩玲去监狱看他,无语凝噎地走了,是遗憾,是失望。

  再说《立春》。讲的是一个长相丑陋的大龄文艺青年的梦想。与《孔雀》里的姐姐不一样,蒋雯丽饰演的女主角王彩玲又老又丑,还总是自欺欺人说自己“马上就要调到中央歌剧院了”,这种骄傲、自卑造成了她的悲剧色彩的人生。

  弟弟的画外音延续了整个结构,分别三个篇章开始的介绍,所以其实整个电影都是带着他角度里的悲观主义的。

  在这部电影里,三个人的性格和命运和父母家庭环境脱不开一点关系。所以我觉得这其实是一部带着中国特色的影片(苦笑)

  黄四宝是个自恋的人,他也认为自己怀才不遇,王彩玲以为遇到了和自己一样的人,以为他爱自己,最后才知道黄四宝不爱她。但是为什么说黄四宝自恋呢?其实,在火车上的“误会”那个地方的时候,恐怕他更多的不是惊奇,而是“嘿嘿,果然你被我迷住了”的意料之中吧!没有他的挑逗,怎么会有王彩玲的“误会”呢?而且最后他成了骗子,没有坚持美术梦,在大街上被人追杀,王彩玲看见戴了墨镜的他,或许认出来了吧,也或许只是觉得他有点像曾经一个认识的人吧。

  但王彩玲还是很美好的,她有了小凡,她的安乐所在,比起《孔雀》的三姐弟的青春缺憾,她仿佛才明白了生命的美丽。

  作为看起来像反衬姐姐和弟弟的傻长子哥哥,他可能是大智若愚,他的傻让他成为了三姊妹中最幸福的人,也是最接近世俗物质的人,“傻人有傻福”?看到百度文库里对结尾他们三个人对孔雀未开屏的评论,也刚好说明了三个人的不同: 姐姐说,爸爸家乡有好多孔雀。(理想主义,对未来的假设)哥哥说,到时候在我们家养几只孔雀。(现实的实现)弟弟说,反正冬天孔雀不会开屏的。(悲观主义)

  他背负着姐姐任性和利用,因为傻哥哥被同学的嘲笑。其实他也有着梦想,从他偷钱赞助姐姐实现梦想可以看出来,但作为家里的寄托,他也肩负着父母政治的压力。而最后因为青春期对性的好奇(画了一张女裸体)而被父亲冠以“流氓”的罪名,离家出走,最后也不知道在外面经历了什么(断了一根手指,也许仍然是无限的被“强权”打击嘲笑的忧伤吧)变成了一个吃舞女软饭的人。

  - 每年的春天一来,实际上也不意味着什么,但我总觉得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似的,但我的心里总是蠢蠢欲动,可等春天整个都过去了,根本什么也没发生。我就很失望,好像错过了什么似的。

  昨天到今天,我看了顾长卫导演的两部电影,先看了蒋雯丽演的《立春》,然后发现还有他的另一部相同风格处女作,同一个编剧李蔷的《孔雀》。

  - 立春一过,实际上城市还么甚春天的迹象,但是风真的就不一样了。风好像在一夜间,就变得温柔潮湿起来了。这样的风一吹过来,我就可想哭了,我知道我是自己被自己给感动了。

  《孔雀》其实只有最后出现了孔雀,很喜欢顾长卫这样简洁象征的命名方式,孔雀是美丽的事物,是我们心里对美好的物化,也是理想性的,因为它不会一直开屏,美丽是一瞬间的,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才珍贵。电影最后在弟弟在旁白中说父亲突然死去,是农历立春的前一天。后一部电影也恰好叫《立春》,也许是一个无意的衔接吧。

  这部电影的故事总的概括起来就是以王彩玲为代表的追求艺术理想者,在那个时代不被社会所看重,所认同,由一个有理想有激情...

  《孔雀》是通过一个五口之家的理想主义的姐姐,患有脑疾的哥哥,压抑懦弱的弟弟三个角度展开。姐姐是个极端追求精神世界的人,从第一幕她拉着手风琴站在色调单一的楼梯巷间开始,镜头就向我们介绍了这个人物: 她不属于这里的,她与周围的一切是如此格格不入。她有强烈对梦想的尊严,虽然在这里她的梦想似乎不是很具体,更多是种象征的感觉,比如,她对音乐的喜欢,对伞兵的憧憬,但是都是失败的,在现实中是那么“古怪”。因为遇见年轻帅气的伞兵,于是认为那就是她想要的,伞兵和跳伞其实是一样的,她赋予了其梦想的意义。尽管影片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她没有成功地被选去当伞兵,但可以猜到是: 她对梦想的偏差的把握(她一直以为伞兵也爱她,乒乓球比赛可以帮她实现) 与来自家庭权威环境的抑制(后来她自己制作了一个伞,将其绑在单车上在大街上游行呼喊,却被妈妈中止了)。

上一篇:所以观赏价值会比野生差得很多
下一篇:关注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定点帮扶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